中国海外首间九皇宫庙泰国普吉内杼斗母宫,我国首间九皇宫庙太平古武庙斗姥宫,吉隆坡著名宫庙安邦南天宫,胥是主祀九皇大帝的道观。九皇大帝是什么神?三处宫庙各有迥异的阐释。

内杼斗母宫谓,九皇是中国古时候传说中的九个人物——伏羲、神农、黄帝、少昊、颛顼、帝喾、尧、舜及夏禹;太平古武庙则认为是北斗九星;安邦南天宫指出系九个反清复明的烈士玉明皇后裔。

本文所要探讨的,还有两个人们议论不休并息息相关的问题:一、中国有否持九皇素信仰,二、中国有供奉九皇大帝之宫庙吗?
 

中国的九皇素信仰先谈中国的持九皇素信仰。

从明代中叶的《诸神圣诞日玉匣记》中,就可证明中国是有持九皇素信仰。该书云:“初一日至初九日,北斗九星降世之辰,世人斋戒此九日,胜常日,有无量功德。”

更远的,可以上溯至唐朝或更早。王家佑著《道教论稿》云:“四川旧俗每年于九月普办‘九皇会’,届时不售荤食,全市插三角旗素食……姚安(在云南省)风俗六月朔日(初一)至六日礼南斗祈福,九月朔日至九日礼北斗祈福。九月礼斗与四川‘九皇素’斋期相同。可见自秦至唐(公元前221至907),在秦、蜀礼斗的信仰都很盛行。

在《台湾通史》里,说明了闽台亦是九皇素盛行之地区。“自(九月)朔日起,人家多持斋,曰九皇斋,泉籍为尚(福建泉州籍人最注重)。”

清《帝京岁时纪胜》:“九月各道院立坛礼斗,名曰九皇会,自八月晦日(每月最后一天)斋戒,至重阳,为斗母诞辰,献供演戏,燃灯祭拜者甚胜。”上述情况与我国现在的九皇诞可谓大同小异。诸如斋戒十天,献供演戏,燃灯(北斗九星灯)祭拜。

至于其他各种地方民俗书籍中提及各地或道观,于九月初旬设坛拜斗的情形,不必在此一一赘述。

根据《诸神圣诞日玉匣记》所说,九月初一至初九,是北斗九星降世之辰,世人能斋戒此九日,胜过平常的日子,有无量的功德。照此说来,九皇大帝即北斗九星了。

李叔还编《道教大辞典》“九皇”条曰:“道家以北斗七宫(七星)合左辅右弼,计为九宫星君,称为九皇也。一天枢宫贪狼星君,二天璇宫巨门星君,三天玑宫禄存星君,四天权宫文曲星君,五天衡宫廉贞星君,六闿阳宫武曲星君,七瑶光宫破军星君,又有洞明宫外辅星君,隐光宫内弼星君,共为九宫,成为北斗九皇也。”

道藏的《北斗九皇隐讳经》也列出九皇的名号姓讳;《玉清无上灵宝自然北斗本生真经》则说,北斗九星由斗姥所生,斗姥原为龙汉时国王周御的妃,名紫光夫人。夫人于莲池脱服澡盥,忽有所感,莲花九朵化生九子,长子为天皇大地,次子为紫微大帝,其他为贪狼、巨门、文曲、廉贞、武曲、破军七星。

尊称“大帝”的由来

问题相信出现在此,中国称北斗九星为北斗九皇或北斗九星君等,而东南亚则尊称为九皇大帝,迥然不同的称呼,使人们以为是两个不同的神明,其实不然,至于为何称“九皇大帝”,我推测可能源自北斗九星中的天皇“大帝”及紫微“大帝”。

古人很崇拜北斗星,《史记·天宫书》:“璇玑玉衡,以齐七政。”《晋书·天文志》:“北斗七星在太微北,枢为天,璇为地,玑为人,权为时,玉衡为音,开阳为律,瑶光为星。”《春秋运斗枢》云:“北斗有七星,天子有七政也。”这在在阐明北斗七星之尊贵。北斗究竟是七星还是九星?其实,北斗原有九星,后来有两颗渐渐隐没,肉眼难见。这种说法在英国学者李约瑟的著作《中国科学技术史》第四卷“天文学”一百八十页中略提及,该书引《星经》所载的一种古老传说,即北斗原来不是七星而是九星,不过其中两颗后来已经看不到了。

道教承袭了北斗尊贵之说,更强调“南斗注生、北斗注死”。认为凡人受胎,皆从南斗过北斗,所有祈求,皆向北斗。《搜神记》里的管辂向北斗星君求寿至90岁;三国时,孙权就为病危的吕蒙,延道士作醮向北斗乞命;《三国演义》中,有孔明祈禳北斗,求增寿一纪之情节;还有明《庚巳编》记载一个老人病患,一天晚上梦一白髯老人向他说:“诵北斗经可以愈病益寿。”梦醒后他不信,某日请教道士,其说法与梦境吻合,他悟而持诵,日必三过,病全好了,且年近80岁,齿发如少壮,每日诵经不辍。此说法在在阐明北斗具有消厄延寿之力量。道教的五斗经——《太上玄灵北斗本命延生真经》、《太上玄灵北斗本命长生妙经》、《太上说南斗六司延寿度人妙经》、《太上说东斗主算护命妙经》、《太上说西斗记名护身妙经》及《太上说中斗大魁保命妙经》,其内容彼此相关,五斗中最尊北斗,上述几个故事内容无不向北斗求寿除病,北斗具有延长寿命之说可见一斑。北斗司生司死,结人元神,故名本命,众生时时朝礼,身命长存。故劝修者于本命生辰及诸斋日,依科仪朝拜,自可消除罪业,福寿臻身,永离轮回。

换句话说,九皇大帝就是北斗九星,持九皇素可以消灾解厄,消除业障病苦,从而达到长生延寿之目的。更实际的说,祂与九个传说人物——伏羲、神农……或九个反清复明的烈士与明皇后裔完全风马牛不相及。